Q1扭亏为盈获机构力挺,欢聚时代(YY.US)估值虽低却未走出困境

作者: 杨世宏 2022-06-08 17:38:18
以欢聚时代的业绩来看,在目前的困局之下,公司以“收缩战线、降本增效”应对,当期财务表现虽会好转,但成长性不足,因此野村证券认为其是一只防守型股票。

由于流量红利的耗尽以及竞争的持续加剧,国内视频直播行业内卷明显,部分平台用户持续流失且仍未实现盈利,导致市场对部分中腰部平台的价值产生怀疑。国内行业如此,出海的直播企业又发展得如何?

欢聚时代(YY.US)是我国直播出海的代表性企业之一,其旗下运营着多款社交娱乐产品,包括Bigo Live直播、Likee短视频、Hago休闲小游戏社交、即时通讯等。此前,欢聚时代发布了2022年的第一季度财报。

数据显示,欢聚时代报告期内的收入为6.24亿美元,同比下滑近3%,Non-GAAP下归属股东的净利润为2090万美元,而2021年同期为亏损2410万美元。显然,在收入下滑之际,欢聚时代实现了盈利能力的提升。

财报发布后,海通国际将欢聚时代目标价看高至66美元,中金公司则看高至48美元,野村证券将其看高至52美元,均明显高于欢聚时代6月6日的收盘价35.66美元。

欢聚时代真实发展情况如何?公司为何能俘获机构“芳心”?透过其2022年的一季度报,便能一探究竟。

缩减运营费用提升盈利能力

虽然欢聚时代将国内的直播业务YY Live出售予百度仍有包括监管部门批准等惯常事项未完成,但自2021年2月8日起,欢聚时代的财务报表中已不包括YY Live;且其持有虎牙(HUYA.US)的股权已降至16.17%,因此由虎牙带来的收益也更改为以权益法投资核算,不纳入收入。

这就意味着,欢聚时代目前的业务版图只剩BIGO板块,该板块是公司通过全球视频直播社交平台Bigo Live,短视频创作平台Likee,小游戏社交平台Hago,以及即时语音通讯平台imo搭建的一个多样化的全球社交娱乐生态系统。

但在报告期内,欢聚时代平台的全球平均移动MAU为2.747亿,较2021年同期大幅下滑19.2%,用户流失明显。分产品来看,Bigo Live的平均移动MAU为3170万,同比增长8.8%;Likee的平均移动MAU为6180万,同比大降46.3%;Hago的平均移动MAU为930万,同比下降28.8%。

不同产品之间用户数量变化十分明显,而Likee、Hago的用户下滑主要是因为公司减少了广告投入所致。业内人士表示,欢聚时代或是在剧烈的竞争下优化了用户的投放策略,削减了部分产品的低回报率投放。

随着用户基数的下滑,欢聚时代BIGO板块的付费用户数量从2021年的167万下降13%至145万;不过,BIGO的每位付费用户的平均付费从2021年的290.7美元提升至305.7美元,同比增长5.16%。

即使平均付费价格提升,但由于付费用户数量的下滑拖累,欢聚时代2022年第一季度的直播收入为5.9亿美元,较2021年同期的6.14亿美元下滑4.07%。其他收入为3368.1万美元,同比增长16.3%,从而带动欢聚时代的整体收入降幅缩减至3%以内。

毛利率方面,该季度欢聚时代的毛利率为32.2%,较2021年提升1.1个百分点。其中,收入分享和内容成本为2.799亿美元,与去年同期近乎持平;带宽成本则下降近30%至2090万美元,这主要因为公司提高了带宽使用效率所致。

而使欢聚时代扭亏为盈的关键,在于公司对运营费用的控制。据财报显示,该季度内,欢聚时代的总运营费用为2亿美元,较2021年同期的2.79亿美元下降28.32%,分类别来看,无论是研发费用、销售和营销费用、一般及行政开支均有不同程度的降低,销售和营销费用的下降正是因为公司减少了对Likee、Hago用户的投放。

YYA1.png

得益于毛利率的提升以及对运营费用的控制,欢聚时代一季度的营业利润为633.7万美元,而2021年同期为亏损7303.8万美元。为准确刻画公司业务经营的真实表现,欢聚时代在财报中引用了Non-GAAP指标。经过调整修正后,其在该季度内Non-GAAP下的股东净利润为2090万美元,而2021年同期为亏损2410万美元。

36亿美元净现金高于当前市值

在财报中,欢聚时代对2022年第二季度的收入做了相应指引,其预计在5.79亿美元至6亿美元之间,较2021年第二季度的6.617亿美元下滑-12.5%至-9.32%。公司表示,该预测考虑了疫情在全球反复造成对用户潜在支付能力的影响。

从该指引来看,欢聚时代在第二季度预计将沿用一季度时的发展策略,即持续对广告投放进行优化,不再一味追求用户数量的提升。在此种情况下,还能对收入有支撑作用的便只有提升单付费用户的付费价格。但平均付费价格的提升相对缓慢,即使提升往往也只是个位数增长,因此,欢聚时代若想收入重回增长轨道,那必须加大用户的投放力度,但这大概率将出现因投入过大带来的战略性亏损局面,2021年第一季度便是如此。

而陷入该等困局的背后,是因为国际局势的复杂多变、全球经济的低迷以及竞争加剧等多重因素的影响。在国际局势方面,比如在2021年BIGO旗下APP就被印度封禁,如何根据国际形势的发展,调整用户侧的投入和运营,从而把地缘政治风险降到最低将是欢聚时代长期需要面对的问题。经济的低迷自然会造成用户付费意愿的降低,从而提升公司发展难度。

在竞争方面,海外市场空间虽大,但行业中玩家并不少,这就导致竞争异常剧烈。欢聚时代不仅要与诸如Tiktok在内的国内出海企业竞争,又要与本土化企业竞争,因此公司必须在产品、本土化、运营方面有突出优势才能实现突围。

以欢聚时代的业绩来看,在目前的困局之下,公司以“收缩战线、降本增效”应对,当期财务表现虽会好转,但成长性不足,因此野村证券认为其是一只防守型股票。

从估值来看,经历中概股危机的大跌之后,欢聚时代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其PB估值已低至0.48倍,真实价值明显被低估,毕竟公司目前持有36亿美元的净现金(其中17亿为出售YY Live的预付款),已超过当前的市值26亿美元。且公司的回购计划至2022年11月底前仍有9亿美元的额度,占公司当前市值的34%,这将对公司股价形成较强支撑。

但从股价走势来看,中概股近来已有所回暖,部分个股已走出底部区域,但欢聚时代仍在低位震荡横盘,反弹效果欠佳,这或与公司目前成长性的不足有一定关系,因此估值的修复需要更长的时间沉淀和更多的利好刺激。

智通声明: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智通财经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文中内容仅供参考,不作为实际操作建议,交易风险自担。更多最新最全港美股资讯,请点击下载智通财经App
分享
微信
分享
QQ
分享
微博
收藏